天氣晴朗的夜晚,夕陽還沒有完全褪盡它的光華,一片淡紫色籠罩著大地,看起來分外的浪漫。

“天氣這麽好,我們去露天餐廳吧!”艾瑞克很期待地說著。

“露天?”柳文苑想了一下。“好吧!我知道有一家義大利餐廳的風景很美,隻不過它位於近郊,開車過去需要一點時間。”

“不怕,就去那裏!”艾瑞克的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中文聽起來越來越流利了。

文苑想起了以前教他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中文的日子…艾瑞克非常地迷戀中華文化,一般外國人能說這樣一口流利的國語,也實在不容易。

“好。”她也很想去郊外走走,所以馬上就答應前往。

下班時間,雖然有些塞車,但一個小時後,她已經把車開到了餐廳的門口。

那是一間很高級的義大利餐廳,少爺忙著泊一整排的進口房車與跑車。

“哎呀,沒有訂位,不知道還有沒有座位。”將鑰匙交給少爺後,柳文苑才後悔地叫了出來。

“先進去看一看,如果沒有,我們再去其他的地方。”艾瑞克倒是一點也不介意,不過從他期待的表情來看,他仍然很懷念家鄉的料理。

“對不起,如果沒有預約的話,可能要再等一段時間。”接待的小姐很友善地說著。

“大概要多久?”既然來了,柳文苑也不想就此放棄。

“半個小時左右,可以嗎?”

這間餐廳有著露天和室內兩個部分。

露天的話,風景很好,可以眺望遠處的群山跟滿目的綠樹…

他們在門口的等待區坐了下來,透過玻璃窗,正好可以望見在室外用餐的人。

“文苑,那人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就在柳文苑低頭整理皮包的時候,艾瑞克忽然撞了一下她的腰。

“什麽?”文苑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過去,卻意外看到霍東澤。

她於是微微一笑。“他今天約了人吃飯,原來是約在這裏!大概是客戶,不然我們就可以…”她臉上的笑容迅速隱退,嘴角彎起的弧度也漸漸消失了。

從她這個角度是無法看清楚霍東澤對麵的人,可是剛才那人側了下頭,柳文苑一眼就認出是元佳貞。

“客戶?這位小姐的背影很年輕,不像是他的客戶引像他這種大老板,應該隻會跟大客戶見麵吧?”艾瑞克滿臉疑問。“而且他們的互動,怎麽也不像…”

元佳貞的手在這個時候拉住了霍東澤握著刀叉的手,似乎在懇求什麽,或威脅什麽。

霍東澤於是笑了出來,伸出手去摸了下她的頭發,那動作充滿了愛憐。

“文苑,我看根本不是什麽客戶,難道是他妹妹?可是他是獨生子吧?我在雜誌上看到…”

柳文苑的心忽然莫名一緊,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莫名其妙的煩躁湧上心頭,她抓緊了皮包,然後站了起來。

“艾瑞克,也不知道還要等多久才會輪到我們,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錯的魚翅餐廳,不如改去哪裏吧!”她的聲音緊繃。

艾瑞克奇怪地看著她。“不和他們打聲招呼嗎?如果我是你,我一定…”

“那個女生我認識,是他當成妹妹來疼的一個女孩,沒什麽大不了的。”她不等艾瑞克回答,就逕自朝著門外走去。

奇怪了,為什麽她的胸口會有一種異樣的痛楚一寸寸啃噬她的心?令她變得好沮喪、好難受。

她甚至有種窒息般的感覺,說不出來的憤怒在身體裏膨脹。

原來他沒有空陪她。都是為了他的佳貞妹妹。

這也沒有什麽,真的沒有什麽。

反正她隻是他四個月後就要分手的女友…怎麽可能比得上情同親妹妹的人重要呢?

原來隻有她一個人覺得他們已經好久沒見了,隻有她一個人在期待可以像戀人那樣經常見麵。

她走得涸旗,臉色異常地冷峻,眸中有絲不甘心的淚光。

如果不是艾瑞克叫住她,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忘了去拿車。

************

“今天我也要趕一批設計稿,可能要工作到很晚。”柳文苑掛上了電話,但她並沒有真的在趕設計稿,隻是呆呆地看著被她掛上的電話。

她今天根本沒有什麽設計稿要趕,隻是不想和他見麵。

這個“他”自然不是別人,而是她的“限期情人”霍東澤。

在她看到他與元佳貞一起吃飯後的第三天,他才打電話來。

她客氣地拒絕了他…雖然原因為何,連她自己都不太清楚。

他們不是簽好契約限期交往嗎?那麽他喜歡和誰一起吃飯,應該不關她的事才對;可是她也記得他當時說過,交往就是交往,然而她並不覺得,他現在是想要認真跟她交往的樣子。

原來一個多星期不見,也沒什麽。既然這樣,幹脆不要再見麵好了,說不定這樣她可以早點熬過剩下來的幾個月,然後依照協定跟他分手。

她無心工作,決定準時下班。就在她走到自己的車旁,準備打開車門的時候,身後響起一個聲音。

“文苑,真巧。”

“艾瑞克?你怎麽會在這裏?”她聽到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誰。

艾瑞克春風滿麵地站在她的麵前。“我女朋友在這附近辦事,我來接她一起去吃飯。”

“你們感情似乎進展得很不錯。”文苑真心的替他高興。

看樣子,這次艾瑞克的戀情終於可以開花結果了。

“當然啦,因為她是我的真命天女!”艾瑞克信誓旦旦的樣子,把文苑給逗笑了。

“什麽時候介紹給我認識?”她的手拍了下他的肩膀。“我很想要見一見讓你神魂顛倒的女人。”

“不如就選今天,你接下來有沒有事?還是要去跟男朋友約會?”艾瑞克立即興奮異常。“她一定會很喜歡你!你們絕對可以成為好朋友的。”

“今天…那也可以,反正我剛好沒事。”柳文苑的表情忽然沉了下來,但立即就恢複了笑容。

“那麽,一起走吧!”艾瑞克熱情地抱著她的腰。“去吃什麽好呢?她好像很想吃麻辣鍋,這麽熱的天,居然要去吃火鍋…”

“你不知道嗎?天氣越熱就越適合吃麻辣鍋,隻是我…”

“文苑不能吃辣的東西,因為她會過敏。”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柳文苑全身發冷,她下意識回頭,看到霍東澤明顯不悅的臉。

他的臉一嚴肅起來,就會變得讓人不寒而栗。

“艾瑞克,她不能陪你去吃飯了。”霍東澤目光陰鷙地望著艾瑞克。

“你來得剛好,我們可以一起去吃飯,如果霍先生願意賞光…”

“不用了,我想和文苑單獨相處。”他的目光掃過艾瑞克放在文苑腰上的手,並且挑了挑眉毛。

艾瑞克放了手,靜靜地看著他。“文苑,你說呢?”

柳文苑轉身看著霍東澤,從他眼裏讀出了危險的味道。

如果她堅持和艾瑞克一起去吃飯的話,天知道這個男人會做出什麽事、說出什麽話?!

她隻是沉下臉說:“艾瑞克,我們以後再約吧!”

“那好,我先走了。”艾瑞克瞥了文苑一眼,自動地離開了。

“你要和我談什麽?”當柳文苑的眼眸再次落在霍東澤身上時,表情變得冰冷異常。

“你不是說有設計稿要趕,得工作到很晚?”霍東澤銳利的眼神不變。“但現在卻有時間陪艾瑞克用餐?”

“我是這樣說過,那你為什麽還要來呢?”

“我想帶你去吃飯,怕你工作太忙,忘了照顧自己。”他用冷淡的聲音說著。

柳文苑心裏微微一動,可她立即就昂起了頭。“沒有你的照顧,我也一直活得很好。”

霍東澤微眯起眼。“你這話是什麽意思?難道忘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

“我可沒有忘記。”她的聲音微微提高。“忘記的那個人並不是我。”

“柳文苑,你到底是怎麽了?我們那麽久沒見,我好不容易空出時間,你卻用工作當借口拒絕我,反而要和艾瑞克去吃飯!”他的臉上怒容盡現。“容我提醒你,我才是你的男朋友,我們有過協定…”

“是啊,我們有過協定,但並不代表我不能拒絕你的邀請。你和誰在一起我從來都不管,那麽我偶爾不想見你,想和其他人一起吃個飯,你也沒有權利管。”她打開了車門。

“等一下。”他大步跨上去,把她的車門用力關上。“我的話還沒有說完。”

“可我不想聽了!”她再次打開車門,目光嚴峻。“我們是在交往,但我可不是你的奴隸,更不是你隨傳隨到的跟班…”

“我沒有這麽說。”他抿了下嘴角,語氣放軟繼續說道:“你在生氣嗎?怪我那麽久沒來找你?你也應該知道我很忙…”

“我在生氣?怎麽可能…”她的聲音漸漸揚起,但是突然間又一言不發。

“明明就有。”他忽然握住她的手。“跟我上車,我要你把話說清楚。”

“我不要!”她忽然情緒激動地甩開了他的手。

連柳文苑自己都感到奇怪,為什麽她會覺得怒氣衝天。

“柳文苑,起碼我們還有協定,可以生氣吵架,但不能完全不理我!”他並沒有嚐試去重新握住她的手,但是口氣卻非常地跋扈。

“就算完全不理睬你,就算毀約又怎麽樣?”她瞪了他一眼後,就忽然衝進車裏,並馬上鎖上車門、發動汽車。

“柳文苑,你想要逃避我嗎?”霍東澤一動不動地站在車前,目光裏有一絲鄙夷。“還是…你想就這樣開著車逃走?”

“讓開!”她搖下車窗,對著他大喊。

“我不會讓開,除非你跟我把話說清楚。還有,這樣大發雷霆根本不像你。”

“怎樣才像我?”她目光如炬。“你剛才也說了,我們是在交往。如果我不能不理你,那麽你是不是也應該有一些…當男朋友的自覺呢?”

霍東澤因為她的這句話而沉默了。“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你總應該讓我知道,我才能反省。”

“你沒有做錯什麽。”柳文苑煩躁地閉上眼睛。

他的確沒有做錯什麽事,她甚至沒有理由對他發脾氣。

就算他約了元佳貞吃飯那又怎樣?她完全不在意,反正他們也隻限期交往…但她卻發現自己莫名的在意,而且是深深的在意!

這種情形如果是發生在交往中的男女身上,那麽無理取鬧甚至發脾氣,應該可以被接受吧?

雖然她似乎不應該把不高興表現出來,但是她不想再壓抑自己的真實心情,也不想去探究這種心情的理由…因為她完全不想找出真相。

“霍東澤,今天我不想和你談,你就當我無理取鬧好了。我現在答應你,明天我會和你一起吃晚飯,不過現在我不想看到你。”她忽然別開臉去,口氣裏有一絲無奈,臉色也更陰沉起來。

霍東澤隻是猶豫了一下,就移動到旁邊。

柳文苑立即發動車子,沒有再對他說任何一句話,隻是飛快地開離這個有他在的停車場。

霍東澤目送她的車子遠離,卻仍默默的站在原地,似乎在思考著什麽。

那雙迷人的眼裏,閃過讓人無法捉摸的精光。

柳文苑獨自坐在沙發上,她一反常態地發著呆。

茶幾上放著一本看了一半的雜誌,和一杯已經冷卻的咖啡。

她的思緒漂浮在一個連她自己也無法理解的地方,忽然覺得有些累、有些倦。

回想過去那幾個月,她到底在做什麽?

莫名地答應做霍東澤的女朋友,莫名地簽署一份交往的契約。

讓那個她一向很討厭的霍東澤,進入她的生活裏,現在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亂七八糟…

這些都是她!一個可以充分地掌握自己人生的女人,會做的事嗎?

門鈴響起的同時,她繼續坐在那裏發呆。

她不是沒聽到門鈴,隻是很不想去理睬。

這麽晚,會有誰來找她?可能是樓下的管理員,也可能是隔壁的鄰居,但這些人都不是她現在想見的。

可是門鈴卻一直響,讓她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到底是誰,怎麽還不走開?

那門鈴不止擾亂她的心房,更響徹整個房間。

柳文苑輕歎口氣,難道她連想要個清靜,也無法得到?

她緩緩地站起身來、走到門邊,輕聲問了一句。“是誰?這麽晚了,有什麽事,明天再說吧!”

“是我。”門外傳來的聲音讓她睜大了眼。“我買了宵夜上來。”

“誰放你進來的?”她無聲地歎了口氣,一定是樓下的管理員知道他是她的男友,所以也不通報一聲,就把人放了進來。

“文苑,我們不能這樣隔著門說話,如果吵到你的鄰居怎麽辦?”他的聲音胸有成竹,似乎認為她一定會放他進門。

她就是討厭他這副過於自信的樣子,仿彿全世界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買了你喜歡吃的鴨舌還有臭豆腐,你再不開門,東西就要冷掉了。”他拍了下門板。

柳文苑最後還是打開了門,不是因為她喜歡吃鴨舌和臭豆腐,而是因為她真的不想吵到鄰居。

如果她不開門,估計他會一直吵鬧下去。

“你聞聞看,臭豆腐加上辣醬和甜醬,你一定會喜歡。”他帶著笑容,提起手裏的東西,在她眼前晃了晃。

她並沒有回應他的話,隻是走到客廳裏。

“我先拿進去放。”他轉身走進了廚房。

“霍東澤,你到底想要幹什麽?”她忽然又追了上來.“我說過了,今天不想見你。”

“你在生我的氣,如果今天不把話說清楚,你的氣明天還是不會消…還是說你想把它隱藏起來,然後當作什麽事也沒有發生?”他把買來的東西倒進盤子裏。

柳文苑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麽,他那樣說話的語氣,倏地刺痛她的內心深處。她不喜歡他不經意流露出的溫柔,這根本不像霍東澤!

霍東澤抬起頭來,看到她眼中的水光,雖然她立即就轉過身去,但他還是看到了。

“告訴我,到底怎麽了?因為我這幾天沒來找你嗎?那是因為我太忙了,一大堆工作需要處理。”他端著盤子走進客廳,放在她麵前。

柳文苑坐在沙發上,看著麵前的臭豆腐…曾經有一次,她說自己喜歡吃臭豆腐,結果他就經常買來給她吃。

其實,她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她喜歡吃什麽,但是因為他,她才不設防的說了出來。

“你不像是會為了小事而生氣的人,你應該理解我是因為工作才無法見你。”他在她的對麵坐了下來,神情肅然。“到底出了什麽事?或是我做了什麽讓你生氣的事,請你坦白告訴我。”

她隻是繼續低著頭,他無法看清楚她此刻的表情。

“還有,冷掉的咖啡對身體不好,你知道嗎?”他望了茶幾上的咖啡一眼。

“你不用對我這麽好,反正還有三個多月,我們就要分手了。”她的聲音悶悶的。

他站起身來,悠長地歎了口氣,那聲歎息充滿了心疼的味道,一個向來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男人,他的歎息聽起來居然會這樣令人動容。

柳文苑覺得自己眼眶的淚水就要決堤了,她不敢抬起頭來,不想讓他看到她脆弱的一麵。

“文苑。”他蹲到她的麵前,將她放在膝蓋上的雙手,握在他的大手裏。“我現在是你的男友,你可以對我發脾氣,但必須讓我知道理由。我們是對戀人,應該分享彼此心裏的想法。”

她沒有抽回小手,隻是覺得他的手異常的溫暖,他這樣體貼的舉動,讓她的全身變得無力,每根神經都在顫抖。

“我很想你,許多次都想衝過來找你,但是被某些事給耽擱,當我忙完時,都已經深夜了,我不想打攪你休息,我知道你跟我一樣,工作壓力很大…”他深邃的眸中漾著柔情。

“或許我應該像今天這樣,半夜來敲你的門?我知道你今天一定會睡不著,我也知道自己如果得不到你的答案,同樣也會睡不著。”他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

沉默在他們周圍蔓延開來,不是尷尬的沉默,也不是讓人窒息的沉默,是霍東澤給柳文苑思考時間的沉默。

而他的手,依然堅定地握著她。一如他想要告訴她,他的感情也是以同樣的方式纏繞在她身上。

“那一天你跟我說…沒有空來接我去吃飯。”她的目光執著地落在他們相握的手上,她的聲音平淡中帶著細微的顫抖。“後來艾瑞克來找我,我一口就答應了。他想去露天餐廳,所以我想起了我們一起去過的義大利餐廳…”她忽然停頓了一下,接下來的話,她覺得自己不需要說出口,他自然就會明白。

霍東澤聽到了她的話,忽然間,他嘴邊逸出一抹笑容。“你是看到我和佳貞一起吃飯,所以才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