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想什麽?為什麽不和大家一起聊天?”霍東澤手裏拿著兩瓶啤酒,走到坐在角落的柳文苑身邊。

柳文苑饒富興味地望著在遊泳池邊跳舞的同學,和在網球場周圍聊天的人。

“把聚會舞台放在體育館周圍,這種感覺真好。”柳文苑接過他遞來的啤酒,笑得好燦爛。“真好,又不會打攪到學弟學妹,又可以靜靜地享受校園生活。”

“學校餐廳裏的食物還是和過去一樣的味道。”他搖著頭坐在她身邊。

“當然不能和那些高級餐廳相比,不過也算美味可口了,你不要挑食。”她橫了他一眼。

“遵命。”霍東澤像個孩子似的笑了起來。“要不要跳舞?”

柔和的音樂響起後,在宮震宇的吆喝聲中,大家開始翩翩起舞。

“我從來沒有和你一起跳過舞。”柳文苑看到遠處的時羽晴和駱楓,頗為感歎地說。“駱楓不喜歡跳舞,還真可惜了羽晴,她可是舞後呢!”

霍東澤不怎麽關心別人的事,他隻是站了起來,向她伸出大手。“柳小姐,可以嗎?”

柳文苑把手伸出去,用她溫柔的笑容回答:“當然。”

正好是一曲終了的時候,宮震宇看到他們站了起來,於是停止播放音樂,等待他們走到泳池邊。

“今天真是個傳奇般的日子,讓我們看到最動人的一對傳說誕生!歡迎柳文苑與霍東澤!我們學生會主席和風紀股長的完美情侶組合!”對著話筒大聲叫喊的是宮震宇,過去舞會上的DJ都是由他來擔任。他有著一張天下無雙的俊臉,是整個校園裏最出風頭的男人。

柳文苑低下頭去,雖然很想反駁,但最終還是什麽話也沒有說,隻是彼此相視而笑。

這是他們的第一支舞,就在這個讓人懷念的地方開始。

“宮震宇這小子平時說話從沒這麽正經過,不過今天倒說了一句好話,明天我要請他喝酒。”霍東澤仰起頭,一副自大驕傲的模樣。

他那雙銳利的眼裏,綻放出溫柔又俊朗的光輝。

他們在音樂聲中輕柔地舞動,彼此都嫻熟地配合著對方的舞步,彼此隻看到對方眼波裏的柔情。

這一舞,舞得輕盈飄逸,舞得滌蕩心靈。

“你看,我們原來這麽契合!”一曲終了,他還拉著她的手不肯放。

柳文苑抬起頭來看他,絲毫沒有注意到所有的人,都用一種祝福和好奇的眼神窺探他們。

“真不想離開這裏,如果…”她笑容甜美地望著他。如果可以再回到過去,她能不能和他做朋友呢?

“東澤哥哥!”

柳文苑想要說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一個開朗的聲音打斷了他們之間的曖昧。

霍東澤和柳文苑同時回頭,那是個有著圓圓臉蛋的漂亮女孩。

“佳貞?”霍東澤叫出了一個女生的名字。

“東澤哥哥,你真壞。如果不是同學告訴我,我還不知道你來了呢!”元佳貞二話不說,就摟住霍東澤的胳膊。

柳文苑嘴角的笑容不變,但眼中則多了一分質疑。

“不給我介紹一下你的新女友嗎?”元佳貞心無城府地望著文苑。

“柳文苑。”文苑大方地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們到一邊去說話,把這裏留給其他人。”

霍東澤拍了拍元佳貞的手,也不著痕跡地抽回他的手。“文苑,這是元佳貞,我從小看著她長大,她就好像我的親妹妹一樣。”

他們走到旁邊,三人圍成一圈,臉上都帶著愉快的笑容。

“我和東澤哥哥一起長大,而且還立誌要當他的新娘,不過他從來沒有當一回事,文苑姐姐,你也想當東澤哥哥的新娘嗎?”佳貞親熱地看著她。

柳文苑覺得好笑極了,難道這個小女生是在吃自己的醋?她轉頭看了霍東澤一眼。“他啊!我從來沒有想過。”

霍東澤聳聳肩。“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回宿舍,讓我和文苑姐姐單獨相處。”

“這麽快就要趕我走?而且你來學校也不告訴我一聲!”佳貞嘟起嘴。

文苑發現這個小女生涸粕愛,有著粉紅色的雙頰,是個天生的美人胚子。

“我又不是特地來看你,是回母校和老同學眾會,為什麽要通知你呢?”他的手攬住了柳文苑的腰,動作非常的自然。

“文苑姐姐,那我記得你今天的話了,隻要你不做東澤哥哥的新娘,那我就不介意了,因為我是一定要嫁給東澤哥哥的!”小女生笑得甜蜜無比。

文苑回以溫柔的笑。對方笑容裏的醋意她怎麽會感覺不到呢?不過,她不想和小女生斤斤計較,而且她也的確沒有想過要當霍東澤的妻子。

他們隻是限期交往的關係,時間一到,就會和平的分手。

元佳貞走開了,一時間,他們兩個誰也沒有說話。

“文苑、東澤,時間不早,我們也應該走了!”邵月瑩跑了過來,她身後跟著易梓凜等人,都是以前經常在一起的朋友們。

文苑和東澤一起點了點頭。

“三年後,我們還要全員到齊回來哦!”擔任今晚DJ的宮震宇用感性的聲音說著,他的話立即引起一陣尖叫和附和。

“震宇還是和過去一樣受歡迎。”駱楓回頭看著那個樂不思蜀的男人。

“走吧,時間不早了。”時羽晴看了丈夫一眼,帶頭朝外麵走去。

“走吧,剩下來的整理工作,就交給宴會公司來處理。”結果,他們還是請了宴會公司來幫忙,因為大家都是來參加聚會的,誰也不想再像過去一樣,留下來打掃整理。

“我過去和負責人打聲招呼,你和大家一起先走。”霍東澤放開了柳文苑。

“奸甜蜜啊…”一旁有人開始起哄。

柳文苑僅是淡眉一掃,就有著不怒而威的嚴峻。“不要廢話了,趕緊走吧!從這裏開車回去,少說也要幾個小時,雖然明天不用上班,但晚上行車,大家都要注意安全!”

“我們在附近的度假村租了房子,準備要徹夜長談,不回去了。”有人這樣回答她。

“你們也是嗎?”柳文苑楞了一下。“什麽時候決定的,也不告訴我。”她想起以前一起閑聊到天亮的情景。

“你一直和霍東澤深情凝視,兩個人跟牛皮糖一樣根本就分不開。”邵月瑩在她耳邊低語了一句。

“所以你們就打算拋棄我?”柳文苑抓住她的手。

“你們去過兩人世界,我們才不當電燈泡。”月瑩回頭看了易梓凜一眼。“我們不會這樣不識相,大家說對不對?”

柳文苑有些生氣地甩開她的手。“我和他天天可以見到麵,可是和你們卻已經三年不見…”

“已經到了天天見麵的地步啊,簡直發展神速,太讓我驚訝了!”邵月瑩尖叫起來。

“你們真是…”文苑站定了腳跟。“羨慕我們嗎?”她笑得狡猾。

“哈哈哈…”霍東澤大笑著走來,他摟住了文苑的肩膀。“他們不止羨慕,還嫉妒呢!”

“真受不了。”大家集體轉身,嘴角都帶著笑意。

“柳文苑,你和自大狂在一起後,也傳染了他惡劣的毛病。”易梓凜遺憾地搖著頭。“我們學校最美麗的一朵冰山之花…”

就在說說笑笑中,大家來到了停車場。

“怎麽了?”霍東澤看到柳文苑臉上有一絲惆悵,因此俯在她耳邊說。“放心,我們以後一定還會回來的。”

“我知道。”她失望地看著他。“他們要去度假村玩,也不叫我們一起去。”

“誰說我們不去?我一個禮拜前就訂好房間了。”他帥氣地打開車門。

“你訂好房間了?”柳文苑的眼裏閃出光華。“怎麽現在才告訴我?”

“因為…”霍東澤的嘴角勾起一彎得意。“我想給你驚喜,讓你覺得我像個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魔法師一樣,可以隨時讓你展露歡顏。”

柳文苑不知道應該怎麽回答他,但她可以從他的表情,感受到一種溫暖。

霍東澤,他是真的喜歡她。這種喜歡,讓她覺得值得去珍惜。

他對她如此用心,她怎麽會不被感動?

原來,她在感情方麵,也隻是個小女人罷了。

就算再如何獨立,那顆善感的心依然喜歡被人嗬護相關懷…

“度假村是在以前去過的海邊,如果可以在海灘上放煙火,那該有多好!”等他發動好車子,她才輕柔地說著。

“如果我告訴你,我也準備了煙火,你會覺得我這個男朋友很不錯嗎?”他繼續得意地笑。

“不會,一點也不會。”她看似隨意地望著窗外,但笑容卻溫暖的有如這四月的和煦微風。

“今天晚上想幹什麽?”他的問題仿佛有些曖昧,可是口氣卻極其輕柔。

“想坐在沙灘上徹夜聊天,然後看日出。”她回答得一派天真。

“好,那就這麽辦。”霍東澤轉頭凝視著她,表情無盡地寵溺。

當兩人四目相接時,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已經電光火石般的成就了一次永恒。

他們各自轉過頭去,他認真地開車,她則倚靠著車窗、愜意地吹著海風。

柳文苑從來不曾發覺,自己竟然因為那短暫的凝視,而交出了她的心。

或許她根本就不知道,要付出一顆心,原來是這樣簡單的事。

而且…付出了以後,就很難收回。

回到台北,每逃詡過得非常忙碌。

新裝發表會結束後,有許多事情需要她決策。

“這一季的新裝,哪一些賣得比較好?“一大早,柳文苑就隨同助手一起去巡視賣場,她必須做個市場謂查,看哪些是受歡迎的,哪些是乏人間津的?

“這一季的新裝都賣得很好,這是最近的銷售紀錄,文件整理好之後我們會馬上送回總部。”賣場的小姐很盡責的報告。

柳文苑巡視了賣場的布置,微微皺了一下眉。“擺放位置似乎有些不協調!比方說淑女裝和休閑裝放在一起,恐怕會讓消費者產生混淆。”

“好的,我們會立即改進。”賣場裏的主管點點頭。

“辛苦你們了,不過隻要肯付出,就一定會有收獲。”她最後滿意地點點頭,讓助手遞上她買來慰勞的布丁蛋糕。“休息的時候,讓大家一起吃吧!”

“謝謝柳室長。”主管接過去的時候,剛巧有客人走進店裏。

柳文苑看了過去,那是個看起來有些眼熟的女孩,十九、二十歲的模樣,長得玲瓏剔透,像個洋娃娃似的。

她立即選了這一季主打的湖水藍色係夏裝,帶點清爽風格,卻有著簡單蕾絲和鏤空離花的設計。

“可以試一下這件衣服嗎?”女孩轉身詢問招呼她的店員。

“好的,試衣間在這邊。”店員引導女孩去試衣服,柳文苑於是繼續和主管說話。

“下星期還有一批新裝,那批風格會比較成熟,所以要和這些分開擺放。現在庫存量如何?缺少尺碼的話,一定要及時向倉庫補貨。”她跟著主管到了儲藏室。“注意空氣流通,絲質的衣服不要吊掛著…”她檢查了一下,很滿意地點了點頭。

等到她轉身走出來的時候,女孩已經穿上了剛才那套夏裝,站在鏡子前同一個男人說話。

“東澤哥哥,你覺得漂亮嗎?會不會太成熟了?”

“不會,穿在佳貞身上特別有味道。”男子眼神極其寵愛。

他的手放在女孩的肩膀上,一同望著鏡子。

“那好,我就要這一件了。”女生回頭對他甜笑,他也跟著一起笑了開來。

“我這個樣子,做東澤哥哥的新娘,應該不會給你丟臉吧?”

“絕對不會啊。”男子舉手保證。

他看著女孩走進試衣間換衣服,眼眸從頭到尾都很溫柔。

直到女孩關上門,他才轉過身來,注意到柳文苑。

“陪佳貞來買衣服嗎?”柳文苑已經朝他走了過去。

“你怎麽會在這裏?”霍東澤有刹那的不解,但立即露出了驚喜的笑容。“來巡視賣場?”

“我昨天不是跟你說過了今日的行程嗎?”她笑得淡然又隨性。

“一起吃午飯吧!快到用餐的時間了。”霍東澤看了下手表。“她今天沒有課,要我陪她來買衣服。”

“你看起來很寵她。”她的口氣依然平靜如昔。

“吃醋了嗎?”霍東澤將臉湊到她的麵前。

“怎麽會,她還隻是個小女生呢!”她搖了下頭。“我不能和你吃飯,因為我得趕去下一個賣場,和那邊的員工一起吃飯。”

“可是晚上我要送她回學校,就沒時間見麵了。”他一直緊緊盯著她。

“現在不是見到了嗎?小心點駕駛,你還得開車來回呢!”她忽然皺眉,想到他會很晚到家,而且可能又會工作到天亮,接著再去上班…

“我保證今天晚上不會再工作。”他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

“你保證的話,誰相信啊…”柳文苑開玩笑的口吻比剛才輕鬆許多。

“東澤哥哥,你在和誰說話啊?”就在這個時候,試衣間的門打開了。

“文苑姐姐?真巧,你也來買衣服嗎?”元佳貞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文苑是服裝設計師,這裏有許多衣服都是她的傑作。”霍東澤看著佳貞。“你以前不是說過,很喜歡這個品牌的衣服嗎?”

“太厲害了!這麽多衣服,都是你設計的嗎?”佳貞驚呼了一下。“東澤哥哥的眼光真好,每次選的女朋友都這麽厲害,看來我還要繼續加油才行啊!”

文苑隻是繼續微笑著,她回頭看著東澤。“那麽,你們繼續挑選,我先走了。”

“怎麽?文苑姐姐,你不陪我挑衣服嗎?你是設計師,應該比較清楚我適合什麽樣的衣服,而且我還想跟你…”

“佳貞,文苑姐姐在工作,我陪你挑,不是一樣嗎?”東澤打斷她的話。

柳文苑於是客氣地點點頭,然後轉身又和主管低語了幾句。

她回過身時,看到霍東澤仍然很耐心地陪在元佳貞身邊,替她審視她看上的每一件衣服。

柳文苑笑了一下,很平靜地走出賣場。

她還有三處賣場要巡視,另外還要開會研究下一季設計的主題…她得走在時代的前端,才能替大家設計出好看又特別的時尚服裝。

“東澤哥哥,你和文苑姐姐打算什麽時候分手?你不會和她長久在一起吧?”

柳文苑走出門外時,不知道為什麽,元佳貞的話竟然清晰地飄進她的耳朵裏。

元佳貞當然很期待他們早日分手,看得出她是真的很喜歡霍東澤。所以,在柳文苑麵前,元佳貞才會無時無刻不用乖巧做武器,想要藉此來打擊她…

不過,柳文苑絲毫不在意…當然不會在意…因為她和他,還有四個月,就要正式分手了。

柳文苑的笑容漸漸黯淡,雖然她仍保持嘴角的弧度,可是表情卻極度的冷肅。

她沒有聽到霍東澤的回答,可是她卻突然很想聽到他的答案…

柳文苑放下手裏的電話,今天又不能和霍東澤一起吃飯了。

最近他真的很忙,前幾天還去新加坡參加一個亞洲金融界的重要會議。

看來,他對自己的工作是越來越得心應手了,聽說他甚至想說服他的父親…現任“霍氏金融”的董事局主席,早日退休讓他接任主席的位子。

其實他何必現在就把父親趕下台,將來“霍氏金融”的一切,不都是他的嗎?

知道這個傳聞以後,柳文苑突然很想和他談一談,但她忽然想到,他從來不曾跟她提過家裏的事;而她則已經把她父母在澳洲的情況,還有哥哥們的婚姻狀況都告訴了他。

雖然他們是限期交往,但交往就是交往…這不是他一向堅持的原則嗎?沒道理他不告訴她,他家裏所有的事啊!

可是,他出差回來已經二天了,他們卻一次麵也沒有見上。

他說今晚約了人吃飯,所以不能來接她下班。

雖然他們幾乎每逃詡有通電話,可是都說不上幾句,就倉促地掛斷。

柳文苑不由地歎了口氣,直到秘書通知她:艾瑞克已經到了。

“艾瑞克,真是不好意思,我一直沒有時間請你吃飯。”看到艾瑞克,她才想起自己早就應該盡一下地主之誼。

可是,她為什麽忘了呢?因為東澤每逃詡來接她,讓她忘記了這件重要的事。

“今天有空嗎?”艾瑞克在台灣待了兩個多月,可是仍一副不願離開的樣子。

“有空啊!”柳文苑趕緊點頭。“聽說你準備在台灣開第三十家分店?”

艾瑞克所設計的服裝將在台北成立專賣店的事,已經成為時尚界的新話題。

“到時候,我請你去剪彩,一定要賞光喲!”他英俊的瞼上閃著戀愛的光芒。

“怎麽這麽高興?最近有什麽好事發生?”

“雖然我被你傷了心,但是卻在台北找到了我心目中的女神,一個充滿魅力的東方女性!”他一臉神秘的樣子。

柳文苑很認真地點了下頭。“祝你好運。”

其實她已經從艾瑞克口裏,不知道第幾回聽到同樣的話,所以早就見怪不怪。

“你呢?和那位金融界的钜子,感情還穩定嗎?”艾瑞克此時看著她的表情有些嚴肅。

“很穩定,交往得很順利。”她也如實回答。

是啊!一直都很順利,隻是最近沒什麽機會見到麵而已。

如果再這樣下去,剩下的四個月時間,真的會一閃而過吧?

到那個時候…她就可以恢複單身了吧!

“離下班還有多久?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去參觀你們的製作室。”

“那怎麽可以?我們以後就是競爭對手,我不會帶敵人去參觀機密的部門。”她俏皮地揚了下眉。“我看離下班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在外麵的沙發上等我一會,我處理完手上的事馬上出來。”

“小氣。”艾瑞克無奈地撇撇嘴,然後帶著笑容走了出去。

文苑低下頭去,飛快地瀏覽剛剛從設計室送來的樣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