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血案

這裏是廣州城中村偏遠的一個院子,那些外地來打工的窮苦人,都在這個院子裏住著。他們千裏迢迢來廣東,將家人都帶了過來,這裏是他們最好的落腳點了。

院子裏幾隻小雞在安靜的吃著米,旁邊還有小孩在踢球。

張小南輕輕的將踢飛的球接過來,還給了孩子們。

“王哥,油條賣的不錯呀。”

“這不小南嗎,近來吃點油條豆腐腦啊。”油條王說著,張小南已經嬉笑著走開了。

“雙兒,這幾天又漂亮了,來,哥哥給你檢查檢查身體。”

“小南哥你真壞。”雙耳嫵媚的剜了一眼。

張小南搖頭晃腦的走進屋子,一個異物瞬間朝著自己飛了過來。好在他手疾眼快,一把接住了東西,原來是一個茶杯。

緊接著一個怒氣衝衝的聲音吼道:“你知不知道你闖下了彌天大禍。”

“我知道,三叔。”張小南將杯子放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一口喝幹。然後抹抹嘴說道:“當時我也沒露出身份。”

“哼。”冷哼聲響起來,張小南這才放下了杯子。

女人緊緊地抱著女兒,眼睛還是漲的通紅通紅的,看來來這裏之後還哭了一會。看到張小南,她輕輕的點了點頭。

張小南也點了點頭。

“你知不知道,青幫後台是誰?兩江巡撫都不敢碰!青幫手下的人,都是有名冊的,救了她們兩個,老家的人會被害死的!”三叔將近五十歲了,吧嗒吧嗒的抽了兩口煙,氣呼呼的盯著張小南。

張小南這才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眼角微微的跳了跳。

眼看張小南不說話,三叔這才哼道:“你小子,好好的衙門捕頭就好好幹,成天闖一些不知名的禍。”說著,這才站起來磕了磕自己的煙袋鍋:“行了,早都替你小子擦好屁股了,明天將她們母女送走,也會幫他們搞定 老家的事情。”三叔這才慢慢悠悠說道。

女人仿佛是聽到了什麽不可思議的事情,一下子就跪了下來:“我們當家的走了,母女倆已經沒有活路,求你們手留我們母女倆個,”

小女孩也很是乖巧,跟著母親跪了下來。

三叔看了看地上的母女,歎了口氣,眉頭上麵鎖了一個大疙瘩。許久,他才緩過神來:“你們真的願意留下來?”

女人趕忙說道:“願意,願意。”

“好,可以。”

女人趕忙帶著小女孩不停的磕頭,感謝收留自己的人。

張小南鬆了口氣,三叔就是這種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能將這母女倆留下來,肯定能照顧好。不過心裏麵隨機飄起來另一個念頭,趕忙說道:“三叔,我先回衙門一趟。”

“少給我惹點事!”後麵傳來三叔的聲音。

張小南跨上馬,朝著衙門緊奔而去。

一路狂奔到衙門的時候,正好碰到在外麵團團轉的老王。老李眼看到張小南,仿佛看到救星一樣衝了上來:“小南,你去哪裏了,快急死我了。”

張小南翻身下馬:“什麽事這麽慌張,老王。”

老王慌張地說道:“廣州碼頭出大事了,青幫的龍爺和八小龍都被殺了!據說凶手是個青年人,現在人心惶惶,知府大人正在裏麵等你,看那態度......”

“我知道了。”張小南深吸一口氣,擺擺手打斷了老李的話。

衙役們規規整整站在院子裏,臉上的表情都十分莊重。張小南先回到了自己房間,將一身捕頭衣服換上,這才走到了衙門正堂。

正堂上正坐著兩個人,一個是縣太爺,另一個就是知府了。

張小南急急走進來,單膝跪地:“見過縣官大人,知府大人。”

聽到聲音,上麵的兩個人這才扭過頭來。

“作為捕頭,整日不在衙門,轄下發生如此重大血案,竟然不見你人!你是如何辦事的!”知府開口便是責問的語氣,十分嚴厲。

張小南心頭一慌,早就聽說這知府大人清正廉明,這三年在廣州處理了不少貪官汙吏,對下屬的要求積極嚴格。今日一見,果然是如此。

不過他定了定神,抬頭說道:“前幾日轄下有三名少童不明原因死亡,屬下之前便是便裝去查看線索,遲遲歸來,還望大人恕罪。”

聽張小南辯解完,良久,知府這才開口:“找到線索了麽。”言語中已經沒有責怪之意。

張小南暗自鬆了一口氣:“大人,略有線索,與青幫有關。”

知府這才點點頭:“起來說話。”

張小南站起身,便聽知府說道:“先去查碼頭殺人案,這件事影響極大,其餘的案件,可以靠後放一放。要迅速,盡快的查明,聽明白了嗎?”

“屬下遵命!”張小南低身而出。

出了正堂,張小南這才鬆了一口氣。衙役老王這才走了過來,用沙啞的聲音說道:“小南,那些死人都在後堂斂屍房。”

“嗯,去看看。”

濃重的血腥氣四處的彌漫著,地上都是殘肢斷骸拚湊起來的人,旁邊的衙役們一看到張小南到來,便開始嬉皮笑臉起來:“小南,你看看這幫惡人,也有今天。”

另一個尖嘴猴腮的說道:“惡人自有惡人收,這就是他們的報應。”

“聽說是一個年輕人,武功極好。”牙擦蘇張著嘴說道。

仵作看到張小南進來,剛忙迎了上來:“這些人先是被重拳打擊,骨頭碎裂。之後又被大刀用熟練的手法活劈而死,手法是最簡單最實用的手法。殺他們的人,是一個內外兼修的高手。”

張小南看著眼前的屍體,眼中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目光:“我知道了,對了,青幫那邊如何。”

“青幫那邊已經開始重金懸賞和搜人了,之前還來咱們縣衙鬧事了。要知道青幫那邊是有家屬籍地的,應該能找來線索。”

張小南眼角動了動,臉上表情不變:“這幾個人送回青幫,就說官府已經驗屍完畢,會全力追凶。”

“屬下遵命!”

一直到晚上,張小南安排好一切,這才換下了衣服,騎著馬回到了小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