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殺掉了一個虛影,還沒有人受傷,大家的鬥誌又激發起來,準備對付下一個虛影,隻要在殺掉八個,剩餘的八個根本就攔不住三大仙尊,到時候取旗也就簡單多了。

再次離開光柱,這次十六個虛影一改常態,立即有八個虛影飛了過來,六個對上三大仙尊,另外兩個則找上了段飛羽和李雷婷。

幾人神器急忙出手,子母石黑石紅石全部變大,這次是段飛羽全力控製,發動全身的丹元力將兩塊石頭變成最大狀態,兩塊巨石,攔住攻擊他和李雷婷的兩個虛影,李雷婷趁機飛出小劍,攻擊其中一個。

三大仙尊一直關注著兩人,段飛羽擋下虛影的時候,三位仙尊也催動了自己的神器,和李雷婷一起攻擊。五件神器,那虛影又沒同伴的配合保護,剛躲過段飛羽和李雷婷的神器,就被三大仙尊的神器穿透,消失在那裏。

三大仙尊為了擊殺這個虛影也付出了代價,沒有防守的情況下被六個攻擊他們的虛影擊飛到地上,吐了幾口鮮血,已是受傷。

“退!”

傲雷仙尊大喊一聲,五人急忙往光柱中退去。七個虛影還有留守旗幟的八個虛影,竟一同飛了下來,阻止他們進入光柱。

十五個虛影,沒有阻攔三大仙尊,都是攻擊段飛羽和李雷婷二人,二人根本沒機會退到光柱中,就被幾道拳風打飛,空中滑過一片血珠,二人都受不了不輕的傷。

“上當了,我們快出去!”傲雷仙尊大吼一聲,沒想到虛影也和他們玩起來了計謀,不防守旗幟,都要殺了兩個沒到仙尊期的人。

“悟隆,你去搶旗,我們去救他們!”旗幟那邊已經沒有虛影防守,現在是搶旗的大好機會,即使搶不到,也可以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救下段飛羽和李雷婷。

悟隆仙尊收到傲雷仙尊的傳音立即朝著旗幟飛去,想要擊殺二人的虛影果然返回去護旗,傲雷仙尊和天宇仙尊急忙拉過二人,退到光柱中去。

悟隆仙尊沒有直接向前,而是飛出神器先向旗幟砍過去,希望能直接削下來,在做爭奪。

“蓬!”

神器碰到柱子頂端的旗幟竟被彈了回來,悟隆仙尊急忙加快速度,伸手向旗幟抓去。

“啊!”悟隆仙尊怒吼一聲,隻差一點,他就可以搶下其中一麵旗幟,最後還是被飛回去的虛影擋住,沒能得逞。

“去救悟隆!”段飛羽和李雷婷已經在光柱裏閉目療傷,現在悟隆仙尊成了最危險的人,天宇仙尊和傲雷仙尊立即飛出光柱,搭救悟隆。

三件神器急飛,虛影沒能形成合擊的形式,悟隆被兩位仙尊成功救了出來,退到了光柱之內。

“那旗是什麽做的,神器都打不動!”悟隆仙尊非常懊惱,剛才若不投巧,直接去抓旗幟,已經摘下了那麵旗幟。

“悟隆,不用在意,這些旗幟,若是那麽簡單,他們會敢離開那裏嗎!”天宇仙尊輕輕說道。

“天宇說的對,這次我們也不是沒有收獲,最少又殺掉了一個虛影怪物,怪物越少,對我們越有力,趕快療傷,傷好之後在做計劃,最後兩麵旗,我們一定能搶下來!”傲雷仙尊點點頭,閉目開始療傷,虛影又少了一個,可是留給他們的時間也不多了,必須抓緊。

段飛羽和李雷婷受的傷最重,三個仙尊先將傷勢穩定了,讓二人繼續療傷,三人出去準備在擊殺個虛影。

這次用了十年時間,段飛羽和李雷婷才將傷勢穩定下來。十年間,三位仙尊出動好幾次,終於偷襲成功,殺掉了一個虛影。現在,虛影的數目越來越少,隻有十四個了。

十四個虛影,竟然全部圍在了一麵旗幟前,十二個拉住手組成一團,兩個守在最裏麵,看他們的樣子,是打算緊守最後一麵,而對另外一麵放棄了守護。

“這些怪物,護的那麽緊,現在不好殺了啊!”天宇仙尊皺皺眉頭,這些虛影合擊的力量早已讓他們見識到,十二個虛影合在一起,想在分開擊殺,恐怕是很難了。

“時間不多了,還有一百年,再沒有辦法,我們恐怕真的出不去了,不管怎麽辦,都要過了這迷幻魔境!”五人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夠,現在破掉迷幻魔境,到達神殿找到想要的東西後,還有機會退出去,在推上幾十年,就隻能在裏麵等上百億年了。

四人都看向段飛羽,段飛羽連續出了幾個主意,並成功見效,不知覺中竟成了這些人的主心骨了。

“三位仙尊陛下,雷婷,現在我也沒有什麽好的辦法,隻能強攻了,先搶下那一麵旗幟在說。我想,少了一麵旗幟,光柱會更多,他們活動的範圍就會縮小,我們的範圍就會增大,到時候在想主意搶那最後一麵!”段飛羽揉著鼻子苦笑了下,剩下的虛影擺出的陣勢,還真是不好破。

“飛羽說的有理,先搶下旗,既然他們不要了,我們要,看看光柱能增加多少,再做打算!”傲雷仙尊點點頭,認同段飛羽的說法,現在確實沒有什麽好的辦法,不如先搶下一麵旗幟再說。

五人全部飛出光柱,直接朝著沒有虛影守護的那個柱子飛去。這些虛影動不動,直到天宇仙尊取下旗幟也沒有任何反應。

還剩下最後一麵旗,廣場上的光柱突然全部消失了,而這個廣場外麵,已經全部是那種光柱的光芒照耀。

五人頓時愣了,沒有了光柱的保護,他們必須退到廣場外麵,現在隻有那裏是安全地帶了。

“退!”傲雷仙尊大喊一聲,五人立即朝著廣場外飛去。五人還沒動,十二個連在一起的虛影中心就飛出團更大的罡風,呼嘯著朝著五人急速飛來。

“轟!”三大仙尊,段飛羽,李雷婷全部招出神器抵擋這道罡風,罡風停也沒停就擊飛五件神器,瞬間把他們包在了罡風裏麵。

痛,現在是段飛羽唯一的感覺,痛的有種麻木感,神器戰甲緊緊護在身上,可那強烈的罡風似乎能夠穿過戰甲,護在裏麵的肌肉仿佛被撕爛,五髒六腑好像被揪出來一般,沒過多久意識便陷入了昏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