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楓擺了擺手,隨即璐璐便回自己家裏去了,而彥楓則是把大白領了進來,然後道:“大白,你現可是牛氣了,璐璐都來約你了,啊,嗬嗬。”

次日,彥楓一直到九點多鍾才起來,昨天晚上一晚上,彥楓都在想著有關天huā變異病毒的事情,一直都睡不著。

直到兩三點,才迷迷糊糊的睡著,隨即彥楓便是洗臉刷牙剃須,正準備下樓去買點東西的時候,彥楓的電話響了起來,隨即彥楓便掏出了手機,然後按下了接聽鍵。

片刻之後,那邊一個聲音道:“彥少,您現在在什麽地方?”

彥楓略微的回憶了一下這個聲音,便道:“強兵?我在家裏啊,怎麽了?”

華強兵聽了,道:“彥少,我們健身館遇到了麻煩,不知道彥少認不認識什麽身手好的人?”

彥楓聽了,道:“健身館?難道有人踢館?”

暴龍健身館名為健身館,實際上卻和武館差不多,而且還帶著黑社會性質的,如果被踢館了,會很丟臉的。

而華強兵聽到了彥楓的話,有些不好意思道:“確實是被踢館了,而且還是被韓國人。”

聽到了華強兵的話,彥楓道:“韓國人?怎麽又是韓國人?”

彥楓卻是想起了幾天前的那個李東方,那個忘了祖宗的狗東西,不就是自稱韓國人嗎?

而華強兵聽到了彥楓的話,則是憤憤道:“這三個韓國人是專門來找麻煩的,還有一個叫李東方的,是華人,不過當了韓國人的狗給韓國的那三個韓國跆拳道高手當起了翻譯據他們所說,他們已經踢了c市三家武術館了。

我們暴龍健身館是第四家,不過那幾個跆拳道高手確實很厲害,我的父親又出去度假去了,所以才被壓製,如果是一般人,我也不會麻煩彥少你了,但是我們暴龍健身館絕對不能在這些棒子麵前丟了臉所以才給彥少您打電話。”

彥楓聽了,道:“暴龍健身館對吧?你拖延他們一會兒,我馬上就到!”

彥楓說完,直接便掛斷了電話,而華強兵那邊,聽到了彥楓的話以為彥楓馬上就會帶著高手到了,臉上鬆了一口氣。

隨即華強兵便對在那裏叫囂的李東方道:“我的父親旅遊去了,不過我們健身館的高手馬上就到,你們等著吧!”華強兵和暴龍健身館的一眾會員都是怒視著韓國的三個人外加李東方這條狗。

剛才他們已經交過一次手了,武館裏麵已經有兩個人被抬到醫院了,原本,現在應該讓華強兵上了不過華強兵如果再敗了,那麽也就意味著暴龍健身館徹底敗了。

畢竟華強兵的父親不在這個健身館就是華強兵主持大局的,所以華強兵才立刻就調救兵去了,掉救兵沒什麽如果輸給這幾個棒子,讓這個李東方狗給嘲笑了,那才真的丟臉呢。

而彥楓對於李東方,一向就很不感冒,如今聽到這李東方竟然當起了那些韓國棒子的翻譯,不由的彥楓就想起了抗戰電影裏麵那些給〖日〗本軍官當翻譯的狗漢奸,都是那麽的可惡。

想到了李東方那張嘴臉彥楓都氣的想扁人了,所以他自然是匆匆的穿上了外套,然後直接開車衝向了暴龍健身館。

半個多小時的路程,彥楓隻用了二十分鍾便到了,隨即彥楓直接便從車上跳了出來,然後直接衝進了暴龍健身館,進了健身館裏麵。

但見身穿一身紅色健身服,健身服上還印著一條藍色暴龍的暴龍健身館人員和四個韓國人對峙著,這四個韓國人其中之一就是李東方了,另外的三人則是白衣紅帶,應該就是跆拳道高手了。

華強兵見到彥楓出現的時候,眼中閃過了一絲喜色,道:“彥少,您過來了,你請的高手呢?”

而李東方看到了彥楓,神色也是微微一變,眼中閃過了一絲怨毒之色,隨即便走到了其中一個韓國人麵前,低語了些什麽,雖然聽不懂他在說什麽,不過估計說的也不是什麽好話。

而彥楓則是上前兩步,走到了華強兵麵前,道:“我親自上場吧。”

華強兵聽了,頓時一愣,道:“你親自上場?”

華強兵說著,看了看彥楓的抽胳膊細腿,又看了一眼那幾個跆拳道高手,隨即才開口道:“彥少,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這幾個韓國人下手很毒,我已經有幾個朋友進了醫院了,您還是派幾個高手上場吧。”

彥楓聽了,道:“對付他們還用不著什麽高手,我倆就可以了。

彥楓說著,直接走到了幾個韓國人的麵前,隨即便道:“樸昌範,在台球場被打擊的還不夠?又過來找虐?”

聽到了彥楓的話,李東方臉上閃過了一絲狠色,道:“小子,你確定要和我幾個朋友交手?交手之前,可是要簽生死狀的!”

彥楓聽了,淡淡道:“廢話,不交手我過來幹什麽!”

李東方聽了,道:“那就好!”

李東方說著,從包裏麵掏出了一張合同,這張合同用韓語和漢語分別寫了一遍,大意就是上了擂台之後,生死不論,在合同上麵,已經有好幾個人的手印了,應該包括那幾個韓國跆拳道高手的手印以及暴龍健身館被送進醫院的幾個兄弟的手印。

而接著李東方將合同遞了過來,彥楓掃了一眼,直接便在上麵按下了自己的手印,隨即彥楓自己便走上了擂台,道:“來吧。”

因為抽到的那個獎品,彥楓到現在都感覺很煩,沒想到這幾個韓國人又來找麻煩,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發泄一番吧!而華強兵見到彥楓直接簽了生死狀,而且還上了擂台,臉色也是大變。

他出了事,暴龍健身館的麵子就丟盡了,可是彥楓出了事,如果被彥楓背後的勢力知道,是因為自己這個健身館讓彥楓過來幫忙的話,恐怕彥楓背後的那股力量能夠直接將暴龍健身館踩死,他是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願意讓彥楓上場啊。

本來以為彥楓能請兩個高手過來,結果卻是自己上場,現在彥楓已經上了擂台,他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隻能期盼著,那些跆拳道高手不要下手太狠。(未完待續